第一卷 乱世少年 第一章 故事伊始 第九节 意外的拯救(1/2)

小说:浮游传 作者:一眼十方
浮游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洛北醒来的时候,云天上的夕阳已经坠落山下。

  在远处的地平线上留下一道五彩斑斓的光晕,虽然夜色就要降临,但此刻,在洛北眼里,天边的璀璨的晚霞也是格外美好。

  就好像枯萎的草丛间还在挣扎着不想放弃命运的小花。

  “红珊瑚,白海棠,连草都黄了,你们为什么还没有凋谢呢?”洛北手轻轻拂过草间的细小花瓣,自言自语的问了句。

  其实这里没有红珊瑚,也没有白海棠,这只是卓小婵给红色和白色满天星起的名字。

  洛北记得父亲说过“花自飘零水自流”,但是他也知道,这里的花并不只是花而已,更是她的朋友,所以她才会因花的凋谢而悲伤不已。

  红白小花顺着他手拂过的方向不停的摇摆,好像在做无声的回答。

  洛北笑了笑,把双手搭在蜷缩起来的腿上,然后把脸埋在上面,透过双腿间的空隙看见下面柔弱而坚强的小花,眨着眼睛自言自语的道:“好在你们还能彼此陪伴,要不这大冷的天可怎么得了……”

  每个人大概都有过这样的瞬间,面对着大地,面对着天空,倾诉小小的心事。

  最后,在天空下,夕阳的余韵里,留下一个倾斜而独孤的背影。

  “呼呼”

  不知哪里传来两声低沉的叫声。

  即便声音很低沉,但附近格外安静的环境里,这声音也显得格外清晰。

  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洛北还是被吓了一跳。

  他下意识紧张的回头望去,可是过了一会儿,身后并没有任何异动。

  “莫非是幻觉?”

  就在他刚要放心下来的时候,又是连续数声同样低沉的叫声传来。

  这一次他可以确信,那声音并不是幻觉,而是真实的东西从背后那个方向发出低沉的吼声。

  他赶紧站起身来,眼下天就要黑了,就连天边最后那一缕光晕也终于垂下山去,想到天黑深野,不禁心里一阵发凉。

  几乎没有多想,他准备向来时的路走去,现在的他,最想的就是回到那间草屋,虽然寂寥,同时也是安全的。

  山上野兽极多,现在天色将晚,很难说会遇上些什么,到时候身边无人,自己免不得填了野兽的肚皮。

  他急匆匆的离开,就在走过脚下草地的尽头,正要经过那座裸露的山峰进入乱石区域的小道时。

  山峰下,幽深的草丛里一阵抖动,然后又传来数声低低的嘶鸣。

  那声音已经显得极为微弱,就像是一只濒死的小兽发出的最后鸣叫。

  洛北想起小时候家里养过的一只小狗,整天蹦蹦跳跳,跟在自己身后,他每次看到它都感到很厌烦,可是有一天,它不知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,回到家后,躺在门前的草地上,折腾了很久,最终也没有好起来。

  他还记得那只小狗濒死时那可怜的眼神,还有那微弱的叫声。

  虽然不知道草丛里那声声低沉的鸣叫到底是什么发出来的,但在他听来,像极了那只小狗。

  洛北向前迈出了两步,然后他的身子却又停下来。

  那低低的哀鸣声竟在他耳边回荡不散。

  眼看夕阳已经落下山去,天很快就完全黑了。

  他纠结,抬起的脚又缩回来。

  几经犹豫,最终他还是无法忍心就此离去,如果不去看个究竟,他估计自己要为之愧疚很久。

  或许草丛里有一只受伤的山鹰……亦或是找不到家的雪兔……

  山下的草很高,甚至比洛北的个子还要高出半个头,多半都已枯黄,杂草错落,显得极为幽深。

  头顶上盘踞着两条巨大的老藤,老藤的主干不知在哪里,伸出来的像是两条巨大的胳膊,最上端搭在了一块山石上,两边垂下来,像极了一道拱门。

  下面全部被杂草挡住,根本看不见里面到底是怎样的。

  洛北只好手脚并用,好不容易分开杂草,一重一重的向里面推进。

  草上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许多茸毛,沾了洛北满身都是,他自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  走进去不知道多远,天边的最后一丝亮光透过被洛北扒开的通道照进来。

  终于,他分开最后挡住面前的杂草,而进入眼睛里的是一只雪白之物在草间瑟瑟发抖。

  那雪白的小家伙全身蜷缩起来,就连头也一起缩在身体中间,只露出两只很小但竖直的耳朵。

  全身洁白的毛跟着身体一起正在不住的颤抖。

  原来在草间瑟瑟发抖的竟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猫,浑身没有一丝杂色,它全身蜷缩在一起,时而发出哀鸣般的低吼。

  洛北摇头苦笑,既然是只手上的白猫,并非什么野兽,他心里的担忧也终于卸了下来。

  他俯下身子,轻轻触了触那柔软的白毛。

  “你是怎么跑到这深山里面来的?”他怜惜的看着白猫,手轻轻抚过它雪白的身躯。

  白猫被他一摸,身子骤然一紧,像是保持着某种警惕,然后可能是身体的剧痛让它又是一阵颤抖。

  洛北知道它是受到了惊吓,于是安慰说道:“放心,放心……我是不会伤害你的……”

  他自顾自的说着话,不知道白猫是否能够听得懂,不过白猫大概还是知道他没有伤害之意,真的放松下来,任他抚摸。

  “咦”洛北发出一声惊叹,因为他在白猫的后退下面发现一滩黑色的血迹。

  这时候他才终于知道,原来白猫竟是受了伤,怪不得会全身颤抖的如此厉害。

  而这伤正是来自一条后腿,洛北仔细检查了那条颤抖的后退,发现竟然有三只细小的银针并列的钉在腿间,入骨极深,而那黑色的血也正是从细小的针孔下缓缓溢出。

  洛北不敢轻易拔针,因为这针上很可能萃有毒液,要不然这血也不至于如此颜色。

  他自小跟随父亲上山采药打柴,山上自然免不了有毒蛇虫蚁之类,所以他知道,一旦毒液深入体内,流出的血就会变色,越是厉害的毒药就会让血的颜色变得越深。

  而中毒后不能乱动,以免加快血液流速,染遍全身,那时候就是神仙怕也难救。

  于是,洛北小心翼翼的将双手伸到白猫身子下面,然后将它托起来,不知道白猫是不是也能知道洛北的意思,整个过程都出奇的老实配合。

  洛北小心的把白猫托在胸前,把它的身子轻轻靠在自己身上,以身体的力量一起承受,免得时间久了,手上的力量不够。

  在他转头离开之前,抬头望见前面竟是一个漆黑深邃的山洞,洞门大约有一丈高矮。

  深山之中果然神秘莫名,也不知道是什么竟在如此隐秘之处挖出这样大的一个洞穴。

  山洞漆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战龙觉醒程然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wushuangto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