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乱世少年 第一章 故事伊始 第十一节 神秘女子(1/2)

小说:浮游传 作者:一眼十方
浮游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有时候,平静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平淡的时光,虽然难免让人感到无聊,但当你很久以后再去回想时,也许会惊奇的发现,其实在漫长的人生当中,这样的时光并不多。

  所以,平静对一个人来说,也是弥足珍贵的。

  时间的车轮从来不会停止,就像苍茫的洛水一样,奔流到海,又有谁见它曾回过头。

  夏秋交错,冬去春来中,几载寒暑已经转眼而过。

  春风来时,万物复苏,冰雪亦皆消融。

  夏有酷暑,蝉鸣蛙声。

  秋雨萧瑟,叶落花凋。

  寒冬过境,雪落满山,如穿银装。

  不知不觉中,洛北已经在栖霞山上度过了四个寒暑。

  不管是平淡还是寂寞,四年的时光都足以填平一切,让你重新认识一个环境,认识环境里的人,尤其对一个少年来说。

  如今又是一个深秋,满山的树木除了一些长青的植物外都早已落光了一树的枯叶。

  洛北望着窗外,想起八岁那年来到山上,仿佛一切都还在眼前。

  可是过去的四年终究已经渐渐走远,不禁有种光阴荏苒的感觉。

  但时光这种东西好像从来都不会藏在少年人心里,至少不会存放太久。

  因为他们在不断的成长,成长过程中虽然也有烦恼,但无疑都会很快被抛之脑后。

  从八岁到十二岁,洛北已经长高了不少,初来山上的时候他还比卓小婵矮上半头,如今四年过去,个子也早就超过了卓小婵。

  经过秦穆川教授的基础练习,他虽然拳脚功夫尚无太多长进,但身体却比以前强壮坚实了很多。

  洛北坐在草屋门前,拿着一根木制的短笛在手中把玩,这是他十岁生日前,秦穆川亲手削制的,但不知为什么,没有亲手送给他,还是通过卓小婵转交给他的。

  四年过去,他也早就已经习惯面冷心热的师父,习惯了山上的一切。

  他把短笛放在唇边,摸索了许久,还是无法吹出任何曲调,只能发出“呜呜”之声。

  所以即便他对短笛十分珍惜,但在他手中也还是能看不能用的东西。

  这时候,大白从背后的树林里窜了出来,三跳两跳的蹦上洛北肩头,伸出舌头舔着前爪的脚掌,它额前那撮黑毛随着长大也好像长开了,不再是个三角形,而是拉长了些。

  这几年这只懒猫也长大了不少,当初救它回来的时候还不过是一只又瘦又小的家伙。

  如今不但长大了,也胖了不少。

  谁知道它身上的肉虽然渐多,却好像一点都没有影响它的敏捷性。

  每次深入树林、乱石中出来的时候,身上雪白的毛连一根杂草都不曾沾过。

  所以洛北很奇怪,他到底是不是一只普通的猫,这在洛北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  猫的习性都是昼伏夜出,可是大白却不同,它白天精神活跃,到处飞奔玩耍,到了睡觉的时候便自动回来,一跃而起,几乎都是十分精准的躺在它的“位置”。

  洛北是又气又笑,最终也只能无奈的摇头。

  夜晚,山风瑟瑟。

  吹的檐边挂着的风铃不住的响,那是卓小婵拿来的,分别在三间草屋的房檐上都挂了一个,她说什么这是一种特殊的信号,如果有危险来临的时候,三个风铃就会发出声音相互应和。

  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这种警示功能,但风声一过,风铃便发出脆响,扰人清梦,这倒是真的。

  奇怪的是,秦穆川居然没有反对,所以洛北也只能闷声不说话,初时的确很不习惯,但时间一久,风铃声也渐渐被习惯,甚至每天夜里,都会在规律的脆响声中进入睡眠。

  秋色更深,秋意更浓。

  躺在床上的时候,洛北觉得自己眼前开始模糊,没过多久,就在风铃的响声中渐入梦乡。

  夜里,风声渐浓,风铃在屋檐下不停的摇摆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  但这对已经熟睡的洛北和大白来说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  一夜秋风去,在不知不觉中,隆冬就已经悄然降临。

  深夜里,漫山雪花飞扬,直到栖霞山最高的山巅处天色开始破晓,外面也早已是一片银装素裹。

  洛北甚至不知道一直跟洛北睡在一起的大白到底什么时候跑了出去。

  这时候,门被扒开了一道缝隙,一只猫脸首先从门缝钻了进来。

  天色仍早,洛北还正睡的酣甜,大白钻进屋子后抖了抖身上的白毛,然后丝毫不管一身的寒气,一跃而起,十分精准的落在床上,就在洛北旁边的位置,然后极为自然的头一低,钻进洛北盖着的被子里。

  “啊”

  洛北一声惊叫,好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老鼠,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  他浑身颤抖,赶紧抱紧了身子。

  不知道好端端的从哪里来了一股寒气,让他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。

  揉了揉朦胧的睡眼,然后低头一看,只见通体雪白的大白仰着身子,正眯着眼睛看着洛北。

  见到洛北惊恐的模样,大白竟是颇为高兴的伸了伸爪子,然后缓缓的又趟了下去,样子格外好笑。

  这下洛北终于明白,为什么自己睡的好端端的就突然从被子里钻出来一阵寒意,于是一股恶怒从眉间闪过,他抬起两只手,却对大白大笑了起来。

  大白也不管他想要干嘛,身子一转,就要倒头睡去。

  洛北见时机终于来了,身子霎时间像是弹簧一样,突然对大白发起了攻势。

  趁大白不注意突然发动攻击,本来洛北信心十足,心想这次抓住这家伙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,不然这世界可真就没有天理可寻了,自己好生生的大活人居然被一只猫欺负了几年。

  可就在他扑出去的瞬间,本来已经转过身去的大白却比他更为敏捷的跃了起来,这一跃就是几丈远,早就跳出了洛北能抓到的范围。

  在山上生活的四年里,大多数时间,他们就是这样度过的。

  洛北见大白已经超出了自己能抓住的范围,再也没有顾忌,恨恨道:“自从把你救回来,我就没过几天好日子……”

  大白也毫不示弱,舒展了一下身子,然后肆意的抖了抖全身的毛,咧开嘴龇着牙与洛北对视。

  他们两个距离并不太远,所以大白身上沾上的雪花融化的水在抖落的瞬间,洛北自然也免不了要遭殃。

  就这样被它淋了一身的水,洛北哪里甘心,眉间的怒气更重,但这次他没有急着去追赶大白,而是赶紧跳开离它几米的距离,以保证不会再受到波及。

  洛北清了清身上的水,然后一边大骂着这只“讨人厌的臭猫”,一边撒腿去追大白,实在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架势。

  大白眼见不好,身子一跃便到了门前,然后竟然回过头轻蔑的看了一眼洛北,把门又是一扒,便钻了出去。

  洛北跟在它身后追着骂道:“平日你欺负我也就算了,竟然连觉也不让我睡个安稳,等我抓到你不把你的皮扒下来……”

  他一边骂着一边推开门,就在他推开门的瞬间,眼睛却不由得眯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战龙觉醒程然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wushuangto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