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乱世少年 第一章 故事伊始 第六节 告别与开始(1/2)

小说:浮游传 作者:一眼十方
浮游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二日清晨,少女带着洛北来到那天两人穿过的那片树林,在树林外,少女停住了脚步,告诉他老者便在林中等他。

  清晨的阳光很好,山上的秋意好像还没有早起,微风徐来,让本来幽深漫迷的树林里也显得格外通透明朗。

  带着暖意的阳光透过树林照在地面的枯叶上,化作无数的光斑。

  露珠被阳光照射渐渐消散变成水汽,让寂静的林间变得氤氲一片。

  一个白发老者拄着拐杖,站在树林里,他抬起头,望着林间飞来飞去的鸟儿。

  鸟儿好像也不怕他,在树枝间上下跳动,不停的鸣叫,缭乱而有序,仿佛能编织成一首欢快的曲子。

  远处有琴声缭绕,想来是秦慕川所奏,琴声瑟瑟,如梦如醉,又如梦方醒。

  洛北踏着地上的枯叶,好像也踏着琴声,又要避开一根根挡住路线的树枝和树间挂满的蜘蛛网,这才缓缓来到老者面前。

  老者抚着胡须,一时间仿佛已经出了神,他的胡子很长,甚至好像已经完全超出了岁月,因为他从没见过任何一个老人的胡子会这么长的,洛北这样想着。

  老者俯下身子,苍老的手捧住洛北的脸颊,嘴里发出很轻的笑声,笑声仍然很和蔼,却又带着些许自责。

  “你年纪还这么小,本可以平静的活上一辈子,只可惜……”

  他的声音依旧苍老而洪亮,就像是村口那古老的钟声,受到岁月的侵蚀让那声音听起来不再通透,但是这种岁月感又是亲切的。虽然洛北根本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  老者想了许久,终于还是打算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洛北:“小洛北,你可还记得那天夜里发生的事?”

  见洛北摇头,老者才继续说道:”那天夜里你寻我而来,却又因我的疏忽而‘身重剧毒’,实在是我的过错,虽然我已用真气护住你的心脉,但此刻却并无解救之法,我已代你辞别父母,从此后你便跟在慕川身边,多学些本事,以后也能多些应对挫折的能力,我今日便要离去,为的就是要寻找一个破解之法……”

  老者望着天边的旭日,阳光也照在他身上,宽大的衣袖在清风中偏偏而舞,这一刻在少年眼中仿佛神仙。

  只是他说的话自己仍一知半解。

  “身中剧毒”?洛北手摸在自己胸前,昨天的剧痛好像已经没了,自己也没有再觉得有什么不适,老者说自己身中剧毒,是不是自己就快死了?

  老者大概看出少年心里的想法,于是笑着说道:“孩子莫怕,你这毒并不比蛇毒之类,暂时还不至于发作,只是今后遇事莫要轻易牵动心神,心神一弱,它便将侵蚀你的心脉,到时候纵不至死,可……”老者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,而是轻叹一声,好像想起了什么往事,不禁有些伤神。

  老者说的很认真,让洛北用心记住,洛北虽然没有完全听懂,但仍真正点头,他隐约的只记住了那句“身中剧毒”和“纵不至死”,至于什么牵动心神、侵蚀心脉,什么破解之法,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深奥。

  老者轻轻抚过他的额头,像是最亲近长辈般的抚摸,洛北眼中突然有些酸涩,却不是因为身中剧毒,毕竟他仍旧年少,即便是对自己影响深远的事也不过是一件不开心的事情罢了,不会那么容易就在一个少年心上留下阴影。

  而此刻,他想到老者即将离去寻找“破解之法”,而自己将独自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学习、生活,莫名的有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。

  他闭上眼睛长长的舒了口气,想让浮动的心情平静下来,然后缓缓睁开眼问道:“爷爷,我……还能回家……看……看爹娘吗?”

  老者俯下身子,苍老的手掌轻抚着洛北额头道:“孩子,你想去哪里是没有人会阻止你的,不过,人生总要有得有失,学习武功非一日之功,还需要勤奋刻苦,这也是你父亲对你的殷殷期盼,我想你那么聪明,一定能克服心中的想念与不舍……等到时机来了,你就可以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……”

  “我就算踏遍千山万水,也一定会找到破解之法,在那之前,你一定要跟在你师父身边……可好么?”

  洛北心中一颤,隐约的想到自己将独立面对更多的事,虽然有些不知所措,但听了老者语重心长的话,他最终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,他虽然年少,可自小就已经学着懂事。

  老者安抚了洛北之后,两人静立林间,听着鸟声蝉鸣,清风徐徐,阳光温暖。

  许久,老者从衣袖中取出一个小盒,盒子外表看起来十分精美,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极小的字,洛北看不出写的是什么,然后老者小心的将盒子打开,从中取出一串泛着淡金色的念珠,这一串念珠共有六颗珠子,皆拇指指甲大小,珠子光滑透彻,而在最中心处浮动着某种异样的东西,洛北自然认不出是什么,但他可以看得出那种金光仿佛就是从那里发出。

  老者把珠串从盒子中取出,然后拉过洛北的手,将珠串放进手中。

  老者认真的嘱咐道:“你一定把这珠串随时贴身存放,并不可轻易示人……哪怕最亲昵的人也不可……”

  见洛北又认真的点头,接过珠串放在怀里贴近胸口的地方,老者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  老者又犹豫了许久,才缓缓的从怀里取出一物,是一本方正的书,书皮为灰色,边角处有些稍稍的发黄,显然年深日久,边上灰色渐退,所以才有些泛黄。

  他将书交到洛北手上,说道:“此书乃是一本奇书,我今日也把它交给你,你好生保存便是,切不可翻阅,机缘未到练之反受其害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天空如倒置的湖泊,阳光自蔚蓝处倾泻如水。

  山风习习,林中落叶飞舞,一声声山兽的鸣叫声不时传来,雁阵从天空上徘徊而过,好像都在诉说着季节的更替。

  唯有山峰不语。

  而萧萧落木下的栖霞山上也已经逐渐沉寂在清冷与肃杀之中。

  仿佛这人世间循环往复的更替,冥冥中又总是周而复始。

  草庐前站着两个人,老者须发花白,中年人一身青衫,两个人正看着远处的两个小小的身影。

  少年人无烦恼,交朋友也总是那么的自然快捷,这是小时候最正常的事,可长大后又变成了成人世界最大的烦恼。

  “慕川,这小女孩看起来跟素心姑娘真的很像……”老者声音平和,又好像略带惋惜的说道。

  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,秦慕川身子轻颤了一下,不用多说,他自然知道那个人是谁,沉吟了片刻说道:“不瞒前辈,这孩子正是卓师兄之女,名叫卓小蝉……当年我离开师门来到这里,不知道她又是怎样跟来的……这一住就是几年……”

  他似乎有意避开“素心”这个名字,而是提起了一位自己尊重的师兄,老者听了抚了抚花白的胡须,知道过了这么多年他终于还是没有从那件事的影子里走出来。

  老者看着眼前的少女,渐渐沉浸在岁月当中,许久后才又叹道:“可惜了……她的父母都是那般神俊的人物,想不到也终究是物是人非……也真是苦了这孩子了……”

  秦穆川看着卓小婵的背影,鬓间的几缕白发在阳光下显得是那样的耀眼,他没有说话,目光却变得很遥远,仿佛能瞬间回到曾经的青葱岁月。

  只可惜,这世上没有回头的路,更没有能回去的光阴……

  光阴耀眼如鬓间的霜华,亦是某些人心头的枷锁……

  即便你是世间一等一的人物,也总有看不开的东西,而这些东西一旦变了,那么,对你来说,也许一切就都变了……

  “慕川!”老者伸出一只苍老的手,速度很缓慢的拍在了秦穆川的肩头。

  秦穆川心中却极为惊骇,虽然他明知老者对自己并无恶意,但作为修为如自己一样的人物,防御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习惯,一种反射。

  可不知为什么,那只苍老的手虽看起来极为缓慢,但自己仍是不偏不倚的被他拍在肩头。

  老者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内心的变化,而是目视远方说道:“岁月更替……人间也有聚散离合……相聚一世是缘分……相聚一时亦是缘分……缘分尽时,便入轮回,这世上还有很多事,很多人,很多缘分在等着你,慕川,有些事总该放下才是……”

  秦穆川眼神萧索,望着远方,凄然道:“前辈,你难道就没有忘不了的人或者事么?”

  他轻轻抚着长须,声音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人活的久了,也就分不清到底是渐渐看的淡了还是已经开始遗忘……”

  秦穆川一抬头,正看到老者目光深远的望着山峰的最远处,不知远处是否也如记忆深处那般,藏着些许痕迹,即便岁月变迁,也一直留存在那里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战龙觉醒程然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wushuangto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