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乱世少年 第一章 故事伊始 第一节陈桥兵变(1/2)

小说:浮游传 作者:一眼十方
浮游传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人类的世界不知已存在了多少年。

  风雨变幻,无边的沧海都已化作了桑田,多少物种在岁月的长河里,从有到无,从生到灭,也不过瞬息之间。

  而只有人类繁衍不决,生生不息。

  但人生一世,不过悠悠百年,就算那些屹立于历史之巅的帝王将相,也终究逃不过宿命的藩篱。

  中华数千年之中,自夏商西周开始,每个朝代不过数百年历几代君主而亡,而每当一个朝代灭亡,又总有一个朝代取而代之。

  每朝之初,自帝王而下,皆思贤若渴,励精图治,也曾让天下一片祥和,百姓安居乐业。

  可偏偏到了晚年,常多有偏颇,以致功臣枉死,百姓苦难,如此之事数不胜数。

  究其原因,帝王非圣人,心中也有欲望,欲望是个很奇怪的东西,它可以收缩也能够膨胀,普通人的欲望不过一餐一饮,美食美景与美人而已,而帝王不同,他的蹙眉之间就是天下,就是无数百姓。

  身为开国之君多有贤明,可直到晚年身体不再如年轻时的强壮,精神也随之如崩塌的堡垒,又妄图追逐长生不老之术而不得,思虑一生之中的众多遗憾,直到某一天,便心思诡秘,疑心渐重,致使屠刀高悬,天下瑟瑟。

  作为普通百姓,平生不过顾及一家之人的衣食住行而已,而帝王则要面对全天下亿万之众,但就算千古帝王,也终究难脱凡人之身,因此古往今来,帝王虽多,却少有圣人,更难以企及仙圣之道。

  在漫长的历史当中,人们总以为人类的世界是这个无边地域的中心,并将人类归为世界灵长,统御万物。

  可谁又知道,人类的世界不过是这个无边宇宙的一隅之地,在这个世界之外,更有许多为人类所不能解释的存在。

  也许人类,也许禽、兽,他们超脱世俗的一切存在着,仿佛亘古以来便与世同存,他们超然于时间之外,浮游于沧海之间……

  世上有传说,仙、圣皆不乏,更有些传说之地,常人所不知。

  极西有沙漠之眼,北方有苦寒之地,东方有无妄之海,皆是地处偏远,人际难至,偶有传闻,皆成茶余饭后一缕谈资,至于真假与否,少有证实。

  而在江湖之中,千年来盛传着,在这些地域,有风暴之城、死神之谷、海神宫等等诸多神秘之地,他们不同于江湖上的门派,他们的名字本身就代表着神秘与传说。

  据无名书籍记载,在这些地方不但有传承千年的神兽,更有解开死生秘密的最终答案……

  可是,这世上已没人能够达到那样的地方,更没有人知道,那些千古以来的传说到底是真是假?

  ……

  故事就是在这样充满了传说,但又极为现实的时代里渐渐开始的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那是个战乱频多的年代。

  后周显德七年,柴氏少帝才年满八岁,这时五代已纷争多年,群雄逐鹿,天下百姓流离,苦不堪言。

  山川依旧,唯有饿殍千里。

  有道是

  “山河表里潼关路……

  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

  兴,百姓苦;

  亡,百姓苦……”

  正月初一,新年伊始,后周都城开封虽然不及曾经繁花似锦,可毕竟在乱世当中又过了一年,人们仍旧在庆幸劫后余生。

  这时,一骑快马自城门一路疾驰,马是北方特有的黑鬃良骑,这时一骑绝尘入皇城,想是北方又有最新的情况传来。

  一刻都没有耽搁,在皇宫前,快马上的传讯官踉跄的跳下马背,双手托着“北方边境镇州和定州来的八百里急报”递给早已等候在城门前的卫士,由卫士亲自送入中枢内阁,只是少有人知道,仅仅是这样一个急报便足可以给孱弱的后周蒙上一缕阴霾。

  内阁之中,几位肱骨大臣打开急报,心情便开始沉重起来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北汉与辽国同时南下,数十万军队进攻后周边境,一时间烽烟四起,执政大臣范质、王溥与符太后商议后立即召归德军节度使、检校太尉赵匡胤入宫,后周武将缺乏,此时也唯有赵匡胤可胜任北伐将军之职。

  宫门前数骑战马停下,一匹白马上跃下一位身披盔甲的将军,三十余岁年纪,脸上风尘仆仆、威严无比,身后殷红的披风如战场上染红的夕阳,很显然,这位将军身经百战,所以他不说话也无处不体现出那股指挥千军万马的气势。

  随他下马的三人两男一女,皆便服打扮,紧跟在将军身后的男子一脸英气,一身白衣,潇洒英俊,背后虽然背着一柄剑,但每一个动作无不优雅已极。另外一男一女跟在白衣男子身后,明显是以白衣男子为首,其中男的身材高大,比普通人都要高上至少一头,女的一身红衣,这红色与将军身后的披风的红色并不相同,这红色更像是一团火焰,好像随时都会绵延千里,将一切焚烧成灰,令人惊讶的是,这一男一女样貌竟然有几分相似之处。

  将军声音粗犷而沙哑:“我乃检校太尉赵匡胤,奉旨入宫!”

  宫门前的兵将被他的声音吓得一愣,不及多想,立即开门让路,本想拦下他身后的三人,但被赵匡胤目光一扫,也唯有退在一旁,眼见四人的背影消失在长长的云水阶前。

  寒风掠过,几名守卫分明感到一丝惊人的寒意,这个冬天,实在是让人难熬,可是几乎所有人都愿意让这个冬天更长些,因为人们在内心深处一厢情愿的想着,只要这个冬天不走,那刀枪血雨大概就会来的迟些……

  正月初二清晨,天光微白,远处天际上云层像是一道道裂开的红绫,开封城里仍旧一片安静,城门外数万军队已完成集结。

  旌旗飞舞,在凛冽的寒风中,仿佛掩盖了天穹之上正在渐渐露出的清晨的颜色。

  赵匡胤奉命率军出征平定北方战乱,这时已踏上远征之路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大军彻夜奔袭,这天夜里正来到距离都城四十里的陈桥驿,为不使大军长途奔袭过于疲惫,赵匡胤命大军在陈桥驿安营休整,过夜便再次开拔。

  没过多久,一个个连绵的帐篷像一座座小小的土丘一样在平地间隆起,战士们升起锅灶,他们需要在这里饱餐一顿。

  在中军大帐旁边是一个并不十分显眼的偏帐,可偏帐前守卫严实,更没有任何大胆的士兵敢于闯入这间营帐,因为这里现在聚集了这支军队中除了赵匡胤以外最有威信的几个人。

  偏帐之中灯火通明,赵匡胤弟弟赵匡义及赵普与一位白衣男子围坐一起,赵普轻举添茶的木勺,以白衣男子为先一个个添上早已煮沸的茶水,茶的气味并不十分香甜,但格外浓郁。

  白衣男子盯着添茶的木勺,眼见面前的茶杯渐渐盛满微微发绿的茶水,然后朝赵普微微一笑。

  他英俊的脸庞映在火光之中却显得有些许苍白,他身后依旧站立着一男一女,这三人正是随赵匡胤一起入宫的两男一女。

  几个人端坐了许久,却没有人说话,直到赵匡义目光投向赵普,赵普会意,然后放下木勺,清了清嗓音。

  “如今天下分崩离析,到处百姓流离失所,而战争又一场接着一场,不知何年何月才是个头?”赵普抚着胡须侃侃说道,然后哀叹一声,显然对当世时局感到十分失望。

  “可惜少帝无知,后宫符太后掌握朝局,眼见大好形势被一次又一次的葬送,如今朝中除了我哥哥之外再无可用之人,如此这般,就算我等疲于奔命,又哪里能支撑的起这后周的满目疮痍?”赵匡义目光与赵普相接,他话音刚落便接道。

  说罢二人皆看着白衣男子,像是正在等着他说些什么。

  白衣男子看着眼前的烛火不住跳动,把刚要送入口中的茶杯停了下来,又放了回去,淡淡一笑,说道:“二位不必试我心意,我与元朗相交多年,他的性情我自然无疑,如果让我答应助二位心中所想,只需二位应我一事便可?”

  说罢,他目光突然好像炙热的阳光一样亮了数倍,扫过赵匡义,然后又落在了赵普身上。

  听了白衣男子的话,赵匡义脸色微红,但仍无法抑制激动之情,显然,这个白衣男子对当时他们所要完成的大业格外重要,于是赶快应道:“北狄兄莫说一件事,就算千百件又何足挂齿!”

  赵普咳嗽一声,赵匡义方才知觉自己已经失态,在烛光下,本已涨红的脸上又填几分白色。

  与赵匡义相比,赵普更加持重,见男子并未直言反对,于是续道:“先生何事,还请明言?”

  叶北狄目光炯炯道:“天下分久必合,如今确需要一位明君,但自古以来,鲜有人能善始善终,即便如秦皇汉武唐宗之英明,也难以在人性和岁月面前秉持本心,如有一天元朗兄站在高处迷失本心,二位作为他最亲近之人一定要善为劝谏,不可让他一世英名尽毁,而天下再生涂炭!”说完他凝视着眼前的两人。

  赵匡义被他目光盯着一时竟有些失语,目光瞥在一边,但心里却着实有些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,要说当时的赵匡胤算是少有的宽厚英明之人,乱世出英雄,但哪里还有人比他更适合这天下之主,但摄于男子身份和实力,只有先行应道:“原来先生就是此事,我等自然认真辅佐,先生放心!”

  赵普则十分郑重的缓缓点头道:“北狄先生放心,这本是我等分内之事,如真有这样一天,虽死而已!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战龙觉醒程然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wushuangto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